他是高考状元、北大学霸,却选择当农民,88年的他放弃北京铁饭碗,造出200万㎡理想国

摘要: 他是邹子龙,广东韶关小伙,人大毕业,北大深造,是大家眼中妥妥的“人生赢家”。然而研究生毕业后,本应该出入CB

10-11 19:28 首页 中国经济学人



他是邹子龙,广东韶关小伙,

人大毕业,北大深造,

是大家眼中妥妥的“人生赢家”。


然而研究生毕业后,

本应该出入CBD,高职高薪的他   

却让所有看好他的人都大跌眼镜。



带着大学几年的积蓄和借来的钱,

他不顾父母的反对,

跑到了珠海,租下了一片地,

决心做一个农民。



那时的邹子龙有两个心愿:

一是20年后,

如果自己的儿子说想做一个农民,

没有人会觉得他异类;

二是把胡萝卜分个类——

不用农药种出来的胡萝卜叫胡萝卜;

那些用农药种出来的胡萝卜,

就叫农药胡萝卜!


为了这两个心愿,

他从高考时就在做着准备。



2007年夏天,

邹子龙成为了韶关市高考状元!

本是天大的喜事,却急坏了父母。

以他的分数,

国内任何一所大学的所有专业可以随便挑,

然而,邹子龙却一门心思只想报     

中国人民大学的农业经济管理专业!



学校是个正儿八经的好大学

专业里带“农业”俩字,是要闹哪样?

最后父母终于被他的执拗打败,

结果到学校一看,又生气了,

全系只有49个学生,45个还是调剂过来的。

 


整个大学期间,

系里同学都在忙着听别的专业的课,

忙着进投资公司和咨询公司,

只有邹子龙,怀着朝圣般的热忱

整天泡在学院的农园基地。



每年回家,面对亲朋好友的质疑,

他心里特别不服气:

北大毕业生种菜又如何?

人大硕士务农又如何?

务农的就受轻视收入低?


退一万步讲

在城里连自然食品都吃不到,

还谈什么富有?



到了大二,怀着实业救国的抱负,

他“忽悠”到了三个同学,

开着小面包,就跑到珠海,

做了第一个社区支持农业农场。



没想到开发了20亩菜地之后,

地主大叔突然说要涨地租,

三个大学生身无分文,

只好开着小破面包默默撤退。

两头猪,一个不锈钢桶,

就是他们全部的家当。



这次打击让他好好反思了自己,

大四那年,他去北大读了经济学双学位,

又顺利保送了人大的研究生,

父母想,这下终于收心了。


结果也是这一年,

他又跑到珠海的一个破山头,

盖起了有机农场,

连女朋友也跟了过去。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教训,

这次他拿到了有稳定产权的农田基地!

面积有300亩,

不过却是滩涂地,每年必淹。



邹子农和小伙伴们,利用大学的知识,

修建了防洪大堤,做了强排水系统,

滩涂地变身百亩良田

大展拳脚的新天地开始啦!




每一块菜地都规划出作物种类,

划分水塘,保证灌溉,

邹子龙为这片农场取名为:

绿手指份额农场。



为什么这么叫呢?
因为每一片菜地都对应着一个家庭,

这个家庭每年的果蔬都由这片菜地供给,

而邹子龙要保证的是,

每一颗蔬菜都是不加化肥,

安全无污染的绿色植物。



在绿拇指,邹子龙的每片农地    

都做到了有机农场的最高标准,

拒绝化学农药,拒绝化学肥料,

拒绝除草剂,拒绝转基因种子,

拒绝激素!保证每一株果蔬的健康!



加工配送中心,

更是有一套超高配的冷藏链。



蔬果采摘完毕后,

立刻用真空预冷机预冷,

十几分钟内温度降到6摄氏度,

蔬菜的养分就停止损失了,

马上用冷藏车挨家挨户送到市民家中,

新鲜度几乎和刚刚摘下来一样!



现在很多有机农场都是高价购买商品有机肥

邹子农说:

也就把有机农场的精髓搞丢了嘛!

要种植,肯定得先养殖

有了养殖的废料,才能有种植的肥料嘛!

所以,农场的小动物简直不要太多!



这是我们农场的明星动物,

憨态可掬的大牛,

平日里最讨小孩子喜欢。



几千只鸡仔,

排起队来超像仪仗队!



还有几十头猪,

吃的是青菜或农场的残次品蔬菜,

却能生产大量的有机肥料。



农场里还修了很多鱼塘

自来水算上排污费一吨4块钱

鱼塘能存十几万方水

下一场雨就能省几万块!



撒下的鱼苗成熟了

捕起的鱼儿那叫一个鲜活肥美!



偶尔还有不速之客到访呢!



花了大力气建的沼气池,

让养殖的肥料一点不浪费。



就连厕所上写的都是

肥水不流外人田~~~



有了这么多天然肥料,

再加上珠海市绝佳的日照条件,

植物涨势特别好。



每一株都是难得一见的健康色,

味道鲜嫩,没有化肥的异味。



采摘后会立马做好包装工作,

快马加鞭的运到各家各户。



还有员工精心种下了迷宫花田

简直不要太美!



最近两年,

慕名来农场参观的人越来越多

邹子龙也在农场添加了不少互动体验。



他在农场盖了一间小木屋,

作为田间厨房。



还特地请来了米其林大厨,

现场制作美食。



平日里司空见惯的蔬菜

在大厨手下像变魔法一般诱人



最天然的当然还是农耕体验,

而最快乐的非小朋友莫属。



让孩子知道食物是怎么来的,

亲手采摘,制作,了解它们生长的历程,

这比对着课本学习更有价值。


如今,珠海至少有500户家庭的餐桌

全部由绿拇指供给,

让人们的餐桌变得安全,

这只是邹子龙改变世界的第一步。



他心里总还有一点不服:

我希望有机种植的胡萝卜才能叫胡萝卜

那些用农药化肥种植出来的胡萝卜

只能叫农药胡萝卜或化学胡萝卜

难道不应该是化学胡萝卜

去列出它们使用的化学品的名称吗?

而不是我们去证明我们没有使用化学品!



他希望,在很多年以后,

我们的任务就是沐浴阳光。



而如果可能的话,

他说,将来自己留给孩子的,

会是一片土地,不是一栋楼房。




来源:民宿头条



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的更多文章: